中国互联网办公地变迁史:你的公司为什么也搬家了?
作者 雨蹊2018-09-11阅读 1807

2010 年,当小米从北京中关村银谷大厦拥挤、闷热、没空调的第一间办公室,搬到望京卷石天地大厦时,出于保密协议,小米早期员工的家人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家属到底在为怎样一家公司「打工」。

2018 年,小米在北京历经了 7 次搬家,还将在 10 月份启用「小米科技园」的新办公楼。这家上市企业的办公地如今也遍布全国。

不论是从杭州湖畔花园的「小黑屋」走出的阿里巴巴;还是从深圳一间小民房发展壮大的华为,对于步入良性成长期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业务量级和物理空间都在快速膨胀,用新的办公地来承载业务几乎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互联网公司搬家忙,都有哪些你意想不到的理由?经过历年搬迁,北上深杭的互联网公司们如今都聚集在了哪里?今天 100offer 就为大家一一盘点。

互联网公司搬家的 N 种理由

搬家是一件大事儿,本质上体现的是公司的选址和人才引进策略;不同量级的互联网企业,搬迁办公室的原因也有所不同。

1、初创型企业,每一分钱都要用在刀刃上,搬迁动机主要是「节流」。

初创型企业搬迁,偏好选择租金更低或税收优惠政策更好的产业园区。即便是最初获得金主青睐、资金充裕的企业,也会在人员扩张之后,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比如上海的新零售互联网公司「猩便利」,从 2017 年创立之初选址在市中心的 Wework,最初包下 120 个工位,2 个月后迅速扩张到 500 多个工位。进入 2018 年却为了节省成本,搬迁至宝山区大宁附近。

2、大中型企业,搬办公室更多是为了「开源」,业务扩张或吸引人才。

BATJ 和 TMD 等一线互联网大企业,搬办公室更多是因为人员规模和业务的扩张,需要跨地域吸引当地人才。

例如爱奇艺即将把上海总部迁往辐射江浙沪人才圈的虹桥;字节跳动正在组建杭州研发中心,吸纳杭州几家大厂流出的优质人才;小米在武汉筹备研发中心,争夺性价比更高的理工院校人才。

当然大厂也有大厂的成本和空间考量,例如京东因为人员过多,在北京市区的负担越来越重,于是外迁至以制造业为主的「远郊」亦庄。

3、追求产业聚集区的工作氛围和规模效应。

有些公司更偏好同行扎堆的科技产业园区,一方面能精准吸引到周边企业流出的人才,另一方面还可以坐拥符更舒适灵活的工作氛围,提高员工办公幸福感,商务谈判「有面子」,承担着公司隐形福利和塑造雇主品牌的功能。

陌陌就是一个例子。CEO 唐岩当年一直不喜欢中关村高企的租金和老牌互联网公司的氛围,决定在 2014 年搬迁至创业公司扎堆的望京,让弟兄们在氛围更轻松活泼、办公环境更有科技感的大楼里上班。

4、自成一派的玄学理由。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对于办公地选址的「风水」,叱咤风云的大佬们宁可信其有。

去哪儿曾经在中关村的电子大厦办公。据民间八卦消息,某位高管在内部会议上提到这里风水不好,之后公司很快就搬到了维亚大厦——这栋大厦曾走出了 3 家卖给 BAT 的独角兽,可谓独角兽锦鲤本鲤。而后的一段时间内,去哪儿果真进入快速发展期,在创立十年后成功 IPO,最终被携程并购。

传说中,望京也是一个玄学「黑洞」,这里的摩托罗拉、LG、索爱等众多老牌通讯外企,以及拉手网和锤子科技,都是曾被捧上神坛,如今又不尽人意的公司;只有 2013 年搬出望京的小米摆脱了「诅咒」。

最近的例子要数 B 站了,去年 B 站在上海搬迁时摆出了「道士做法」的大阵仗,震惊了整个互联网圈。

图片来源于网络


北上深杭,哪里才是「搬」出来的中国硅谷?

既然种种因素促使之下,搬家乃大势所趋,那么北上深杭的互联网公司们又是如何因地制宜,「搬」出一座城市特有的产业分布地图呢?

1、北京:让我再看你一眼,从西到北

100offer 在《Q2 互联网薪资报告》中提到,即便北京平均薪资比起上海和杭州已经不占优势,但求职者对在北京工作的热情比起 Q1 反而更为高涨。

100offer Q2 互联网薪资报告

对此,有粉丝在留言区写到:「不是什么北京情结,是这地方岗位比其它城市多太多」。的确,无论是超级大厂、中型企业、独角兽或初创型企业,北京的互联网行业集聚效应都是最明显的,在地理分布上的变迁也最有迹可循。

站在北京五道口的天桥上,你会发现,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除了面庞青涩的大高学生,也有步伐不紧不慢的工程师。如果不是那略显稀薄的发量和被岁月磨平棱角的眼神,从双肩包和简单衣着上,你一时很难将他们和大学生分辨开来。

曾经,「中国硅谷」的称号,毫无悬念地是留给中关村的。由于周边清北人大、北航北邮等名校扎堆,加上中关村是最早一批出台高科技公司税收优惠政策的区域,这里是优质IT企业的摇篮。从 90 年代的联想、方正等数码企业,到 2000 年第一波互联网浪潮下的几大门户网站,都曾在此设立总部或北京分部。

然而红利消失后,中关村租金居高不下,新楼盘资源越来越少,难以承载众多企业的快速扩张。2010 年前后,百度、滴滴、网易、腾讯等大佬纷纷北上,将总部或北京分公司从中关村搬到了西二旗、上地和西北旺。尤其是 2016 年,扎根中关村 20 年的新浪的离场,引发了舆论对中关村风光不再的感慨。

前有来自中关村的老牌大厂,后有小米、滴滴等后起之秀,西二旗和后厂村迅速聚集起一批优秀工程师。他们敢于加最晚的班,冒最大的雨,坐最堵的车;对「月薪五万活得像月薪五千」的调侃熟视无睹。

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在中关村人的眼里,西二旗永远代表不了血统高贵的中关村。当西北角和西边的程序员争得不可开交之时,位于五环外东北角的望京由于租金偏低,备受初创企业青睐。北京的互联网集中地又逐渐从拥挤的西北角往东北角迁徙。

2000 年前后,跨国通讯公司大举入华,当时空旷的望京成了西门子、摩托罗拉、三星、LG 等公司建立独栋大厦的首选。以 2014 年建成的望京 SOHO 为新地标,望京开始吸引大批刚拿到 A、B 轮融资的公司入驻。不仅仅是初创公司,还有从中关村搬来的美团和陌陌,以及在 2015-2016 年买下两栋办公楼的阿里巴巴。

只不过,望京堪称是互联网企业的生死场。这里的公司流动性比西二旗和中关村大得多,就连一时风头无两的 Uber 和美丽说,也因为合并或收购,在望京办公一年左右就黯然退租离场。

2、上海:多点作战,全市铺开

每当周末来临,北京的程序员们来到办公室,让身体陷入舒适的人体工学椅,开始享受专注的加班时刻。

向南一千多公里,此时上海的程序员们却陪着女朋友来到迪士尼乐园,享受起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小资情调下创业精神的缺失,一直被诟病为是上海互联网氛围不足的「原罪」。同时,北京城区规划的聚集效应明显,上海则有更多的城市副中心,因此在办公选址上,上海互联网的抱团效应并不明显,更喜欢「多点分布」。

上海的科技产业聚集地主要有:漕河泾、虹桥、张江和陆家嘴软件园,以及杨浦区的五角场,但这些地区的互联网企业密度都与北京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非要与北京做个类比,拥有一批 IT 外企、通讯、医药科技园区,以及百度、盛大、2345等老牌互联网企业的张江,更像中关村。而以腾讯上海分部为代表的漕河泾,走出了 mobike、游族网络等科技新贵,与望京更相似。陆家嘴软件园更像国贸或金融街。

此外,上海互联网扎堆生活服务和电商业务的独有特征,在长宁区最突出:携程、新美大、每日优鲜、拼多多,以及京东和猫眼电影,都在这里各占山头。

然而上海也正在经历和北京相似的问题:由于租金上涨、缺少办公空间增量,互联网公司从漕河泾和张江四散迁往了其他性价比更高的办公地。比如B站搬到了五角场,网易最近也在徐汇滨江「承包了一片鱼塘」,打算建上海新总部。

而虹桥因为有高铁和机场,交通便利,居住成本相对低,可吸引江浙沪程序员人才流入,加上规划中的办公和商业中心,成为了近年上海互联网搬迁的主要目的地,比如唯品金融、腾讯和美团点评等;爱奇艺去年也公布,将上海总部搬迁至虹桥临空商业中心的新独栋。

3、深圳:一不小心就搬出市了?

北京虽有遍地开花的创业公司,但在远离政治中心的深圳,自由市场的土壤更适合科技创新。这座面积不大的城市聚集了 379 家上市公司总部,超过北京、上海和香港,多家 IT 硬件和移动互联网龙头企业都在这里办公。

深圳的互联网科技企业集中地,主要分为华强北路、南山科技园、前海。其中华强北路就集中体现了珠三角硬件产业的地域优势,大疆、一加和 oppo 都在这里。近年来,腾讯「北上」,阿里百度「南下」——深圳阿里中心、百度的华南总部和国际总部,都在深圳落地,大厂的地理布局变得越来越相似,也表明了深圳的行业地位在加重。

说起深圳互联网的办公地搬迁史,腾讯和华为是最值得一提的两大企业代表。

鹅厂从 98 年创立至今,已经在华强北、深大、后海等地先后搬了 4 次家,目前腾讯的前海办公楼也正在施工。腾讯不仅为深圳其它中小型互联网企业输送着优质人才,出走腾讯系的创业者也占据了深圳创业版图的半壁江山。

近水楼台先得月,公司之间的人才争夺战,或许也是阿里和百度在深圳的选址靠近腾讯的原因——候选人下楼一顿饭的功夫,或许就拿到隔壁的 offer 了。

如果说腾讯的几次搬迁都是小马哥有的放矢的「母校情结」,华为迁址就完全是「乾坤大挪移」了。1987 年华为创立时,最早的办公室只是深圳湾附近的两间简易房,而到了 2018 年 7 月,华为 2700 名员工(研发为主)从深圳搬迁到了东莞松山湖溪流坡村办公,地广人稀的新园区简直像个欧式庄园。

华为东莞园区部分景观,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任正非曾辟谣:华为不会离开深圳,但寸土寸金的深圳并不能像北京一样任性地「摊大饼」,面临越来越「犀利」的房价,超级大厂选择从深圳外迁,在公司战略上实难避免。未来随着深圳IT企业密度的增长,「一不小心就搬出城」的大厂,或许也不再只是华为这一孤例。

4、杭州:阿里之外,还有星罗密布的创意产业园

杭州的创业园区数量丰富,从地图上看它们是这样的:

图片来源于百度地图

除了阿里和网易杭州研究中心等大厂的园区,杭州拥有良好的互联网创业氛围,以电商和互联网金融产业为主。杭州的创业园星罗密布,包括:鹅厂与西湖区政府等机构合作运营的「腾讯创业基地」,紧邻阿里西溪园区的梦想小镇,知名电商和淘宝店主扎堆的淘宝网商园,浙大科技园、福地创业园,以及云计算企业的集中地——云栖小镇。

跟着大佬走有肉吃。正如腾讯反哺着深圳的互联网创业圈,浙大系和阿里系也为杭州提供了重要的人才储备,总部在杭州的阿里校友创业公司有挖财、易到、音悦台等等。

阿里在城东和城西共有西溪园区、滨江园区、蚂蚁金服Z空间、阿里云计算等N个办公地,且完美绕开了杭州市中心,而许多互联网创业园区也就选在了这些位置的辐射范围内。

可以说,阿里在杭州的几次「大搬家」,大体描摹出了杭州互联网企业的变迁轨迹。

2009年,阿里 B2B 业务六千多名员工从杭州城西创业大厦搬出,入驻滨江园区;2013 年,马云、陆兆禧在内的 1.2 万集团 C 端业务的阿里人又「长途跋涉」,从安营扎寨 13 年之久的滨江和城西迁徙到了西溪;当时的西溪还只是人烟稀少的大郊区,地价更低、面积更广阔、政策更优惠。

2014 年下半年开始,借着阿里上市的余热,涌现出新一批的阿里系创业者,将自家公司大本营放在了西溪园区向北 3 公里、刚刚创立的梦想小镇。4 年过去,梦想小镇入驻的创客已达一万五千多人。

即便梦想小镇成了杭州互联网创业圈的新地标,即便大厂和创业者们造就了杭州比肩于一线城市的战略地位,即便「杭漂」逐渐成为了互联网人奋斗的新代名词,但梦想小镇所代表的杭州,和望京 SOHO 所代表的北京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这里依然每天都在见证新生和死亡。最典型的例子,恐怕要数今年大批大批从杭州城地图上消失的 P2P 暴雷公司了。

公司要搬家了,员工该何去何从?

作为互联网人,没见证过公司搬家,要么就是你的资历不够,要么就是公司的年头不够(一个观点,不一定对)。那么这事儿会对员工造成哪些影响呢?

公司搬迁是降低办公成本、吸引人才聚集的战略措施,但同时也因为地理位置变化牵扯出的一系列公司与员工个人利益的冲突问题,难免导致一批老员工的流失。比如新浪等大厂从中关村搬至上地时,一群老员工不愿离开已经定居的生活圈,黯然离职;比如一些女员工表示还在怀孕期间公司就要装修迁址,出于健康考虑而被迫离职,等等。

良禽择木而栖。如果公司越搬越远,员工也可以重新选择甚至换座城市发展。归根结底,你需要在变化的公司地理位置版图中,寻找与自己的职业前景、生活方式规划和家人期待相契合的公司。

此外,大型知名企业的乔迁,或产业园区的落地,往往意味着新商圈配套资源和人流的引入,勇敢的程序员炒房团们,可以伺机而动了。

100offer说

总体看来,敏捷迭代、快速试错的互联网思维,似乎也被广泛用于互联网公司的选址:无法预估业务快速成长的速度,需要不断寻找新的办公地来容纳更大的团队,员工也不得不跟着公司「南征北战」。可谓是「选址一时爽,搬家火葬场」(当然,某些往贵宾级办公室搬迁的土豪公司不算)。

「起来征战北五环,我家住在回龙观」,是否是你通勤生活的真实写照?你的公司也搬过办公室,或正在计划搬迁吗? 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头图:Raj Eiamworakul on Unsplash)

De146dbdf86642dc87996f044a117a491516680113 80x80
雨蹊
100offer码字人,互联网八卦爱好者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