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互联网人的2018:留下与离开,都不是意外
作者 梅梅2018-11-28阅读 966

11月初的上海,连绵的小雨下了好几天,从北方过来的严寒毫不留情地侵袭着整座城市。

邹凯坐在开往苏州的高铁上,透过窗户遥望远处的城市高楼。在过去的四年里,他曾经很多次短暂离开上海,去外地出差或回家休假。但这次不一样:从上海异地跳槽前往苏州的他,可能要离开很久了。

车站外,大禹独自一人往地铁站走。邹凯是他今年来火车站第三个送别的、离开上海的朋友。他来不及伤感,匆匆赶去下一场面试地点。

2018年可谓是魔都互联网的「多事之秋」,发生在魔都互联网人身上的故事也形色百态。为了了解真实的2018上海互联网人,100offer对他们中间的200位进行了在线问卷调查,并走访了其中10位。

1、上海的这个冬天有点冷

我们采访邹凯的那天,刚好是他去新公司报道的日子。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有班上的日子,真好啊!」

从被上家游戏公司裁员到重新找到工作,邹凯在上海整整失业了2个月。谈起被裁员的过程,邹凯说他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从2018年开春,游戏行业的「风向」就越来越差,3月游戏版号全面暂停发放、棋牌类游戏大面积整改、国家不断释放游戏管控的信号。邹凯的前公司是一家上市企业,但是短短半年市值就跌了近1/3。

「虽然老板在内部会议上说,管控只是暂时的,版号很快就会放开。但是我们都知道,公司耗不起,保全的唯一办法就是裁员。」邹凯在公司工作三年,不管是从用工成本还是年龄结构考虑,他都是「第一批被赶下船的人」。

在2018年遭遇裁员的,除了邹凯,还有他的大学同学大禹。不过大禹比邹凯更惨,邹凯好歹拿到了N+1的赔偿金和一纸离职证明。大禹不仅没拿到最后一个月的工资,连离职证明都找不到人开。

「我是2017年底进的这家互金公司,说好12个月工资加4个月年终奖。本来想着年底拿了年终奖去交婚房的首付,这下别说房子了,工作都泡汤了。」大禹无奈地摊了摊手。

2018年上半年,全国迎来了有史以来近乎最惨烈的P2P暴雷大潮,作为金融中心的上海更是「伤亡惨重」,光6月和7月就有76家P2P企业倒闭,而这背后是成千上万的互联网金融人「被裁员」和「被裸辞」。

2018年6-7月P2P平台暴雷统计,来源:雪山财经

「老板上午还在群情激昂地描述公司的百亿发展蓝图,下午就带着钱跑路了。」大禹讲起自己8月份的失业经历,至今仍然心有余悸。他说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开玩笑」。

大禹的公司位于上海核心的CBD,占据了大厦整整一层的面积,老板平时对他们也非常大方,奖金发得一次比一次多。等到确认了消息,大禹打开支付宝,看了一下自己的余额,在心里盘算了下个月的房租和花呗。等把一切都算清,他才有心情去环顾周围的环境。

「有人在跳脚打电话,有人默默收拾东西离开,那些买了公司理财产品的人就差抱头痛哭了。当时就感觉自己是在做梦,黄粱一梦。」

聊起周围魔都互联网人的情况,邹凯和大禹都用了「喜忧参半」这个词。「工作3-5年的人最有底气,即使被裁员也很快能找到新工作。但是刚入职的大学生和30岁之后的大龄员工比较困难,一旦被裁员,短时间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

邹凯苏州的新公司有好几个2018年从上海过去的同事,连HR都诧异不已。「往年很难从上海互联网挖人,今年却收到了很多上海互联网人的简历,看来2018年风是往北吹的。」HR开玩笑说。他们几个人却面面相觑,没有人搭茬。

邹凯说他当时就猜到了,其他人的情况八成和他一样,都是「被迫北上」。

除了P2P和游戏这两个「重灾区」,互联网旅游、无人货架、共享经济在2018年均不同程度「遇冷」,而在2017年他们还是「互联网繁荣」的代名词。

「我觉得也正常,过了这么久的好日子,总得过过穷日子吧,不然让其他行业的人怎么活?」大禹看似轻松地说了句玩笑话。

2、全国338座城,偏偏选了上海

说起当初第一次走出上海火车站的情景,邹凯的语气里仍然难掩激动。邹凯来自江苏南通,在山东读的大学,专业是软件工程。

当被问到来上海工作的原因时,邹凯表示,以他当时的情况,上海是他最好的选择。「我家庭条件一般,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对于我来讲是一个机会。2013年做互联网不去北上广,基本上就等于去修电脑。除了北京,上海的互联网最好找工作。」

2018年7月互联网招聘需求,来源:网络

在100offer的随机抽样调查中,仅有7%的魔都互联网人是上海本地人,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口。在上海读大学的人群占比也不算高,只有16%。

也就是说,超过80%的魔都互联网人离开家乡,离开读书的城市,在全国338座城市中,选择了上海作为他们职业生涯的起点。

2018魔都互联网人调查,来源:100offe

家辉是安徽人,一毕业就带着女朋友来了上海。5年间他换过3份工作,最长的3年,最少的只有3个月,现在在一家大数据公司当小组leader,年薪35W左右。

「其实一开始决定来上海是很忐忑的,毕竟上海那啥很出名。」家辉朝我们使了个心领会神的眼色。我们知道他想说的是「排外」两个字。「不过呆的时间久了会发现,大多数的上海本地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尤其是在互联网公司,大家的关系要更融洽一些。」

对于「上海互联网公司不喜欢招本地人」的说法,家辉也做出了澄清。「很多人觉得上海本地的年轻人吃不了互联网的苦,其实我身边来自上海本地的同事工作也很拼。互联网行业外地人比例高是因为,互联网年轻人居多,而上海的年轻人中,外地人口比例本来就很高。」

不过他也并不否认,外地年轻人在选择行业时,确实要比上海本地人更喜欢互联网。「套用一句鸡汤:没伞的孩子,只能拼命奔跑。」

2018年的上海互联网,经历了腾讯30亿入股盛大、饿了么卖身阿里、拼多多上市等一系列大事,虽然中间也有争议,但整体上一直在稳步向前。

2018年IPO互联网公司,来源:腾讯科技

根据腾讯科技统计,2018上海有11家互联网公司在境外上市,总市值达 597.83 亿美元。

虽然与北京互联网相比,上海互联网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魔都互联网人对于上海的前景却普遍看好。


2018年中国程序员研究报告,来源:极光调研

极光调研《2018年中国程序员研究报告》中,程序员群体对于上海的发展最为看好,甚至超过了北京。究其原因,除了上海得天独厚的优势以及长期的资源积累之外,还在于「上海的互联网市场成长空间大,未来留给互联网人的机会更多。」

因为还不是最好,所以才未来可期。

程序员刘明上个月刚从北京跳槽到上海,在一家旅游互联网公司做Java工程师。他说自己之所以从北京来上海,一方面是上海的气候环境更适宜居住,另一方面是他认为上海互联网市场的饱和度远远没有北京高,「能走的路还很远,能做的事还很多。」

创业者Andy也表达了他对于上海互联网未来市场的信心。「很多人一直在质疑上海的互联网没有出本土的BAT,但是BAT没有一家不把上海作为主战场。」

Andy所在的公司是一家A轮融资的互联网电商公司,谈起网上关于「上海互联网公司缺少狼性,成不了大气候」的言论,Andy有些无奈。在他看来,BAT、TMD这些巨头互联网公司没有最先在上海创立,固然和上海的政治经济环境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也正体现了上海这座城市的「秩序性」和「理性」。

「大家总是拿成功的那几家来举例,却永远不去提那些成千上万死掉的。」作为公司的合伙人,Andy选择在上海创业的原因是「比较安心」。

「在我们创业者看来,上海没有BAT反而是好事,因为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成为下一个BAT。」Andy哈哈笑了几声,「上海的互联网市场相对来说更加理性,这反而降低了我们早期创业的风险。」

3、离开,未必不是自我成全

在100offer的调查数据中,生活成本高、他乡生活的孤独感和工作压力大,成为魔都互联网人最想离开上海的「三大理由」。

2018魔都互联网人调查,来源:100offer

小佳是10月份离开上海的,现在在老家备考明年的省公务员考试。谈到离开上海回老家的决定,小佳表示不后悔。「上海适合年轻的时候见世面,但是一直那样生活,真的太累了。」离开前,小佳在陆家嘴的一家电商互联网公司做商户运营,住处在嘉定新城的一处民宅小区。小佳乘地铁从住处去公司要坐17个站。

「每天上班要1个半小时,下班1个半小时,再加上上班的时间,只剩下7小时睡觉。」虽然公司报销加班打车费,但是因为接连发生两起女乘客滴滴遇害案,即便是困得眼皮打架,小佳也要掐着大腿不让自己睡着。

2018年中国城市通勤研究报告,来源:极光大数据

根据极光大数据《2018年中国城市通勤研究报告》统计,上海职住比(职住比=就业岗位/居住人口,职住比高表明就业环境重,通勤距离远)最高的区域为漕河泾开发区、张江高科和陆家嘴,这三个区域也是上海互联网公司聚集地。

相较于2018年上海职场人59.56分钟的平均通勤时间,上海互联网人的上班之路可能要更加漫长。

虽然每天「上班路漫漫」,但真正让小佳下定决心离开的是8月底的「搬家风波」。为了缩短上下班时间,小佳想要把住处搬到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但是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圈房子后,小佳几乎绝望。「最便宜的单间也要3500左右,条件再好点的就4000往上了。」当时上海的房租正在经历新一轮的「暴涨」,但由于公司效益不好,小佳的工资在2018年一直没有涨过。

「当时就不想呆了,辛苦挣的钱都拿去交房租了。再加上爸妈一直劝我回家,我就干脆辞职离开了。」

不过,小佳也说回家的日子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老家基本上没有适合我的工作,唯一的出路就是考进体制。但是今年国考招录的人数缩减了一半,估计明年省考的职位也会减少,竞争要比以前激烈很多。对于能不能考上,我自己也没有把握。」

同样作为90后,张乔想要离开上海的原因是「生活完全被工作占据」。

「在其他城市人的眼中,上海的白领活得精致,讲究Work -Life Blance,但是这群人里面肯定不包括程序员。」张乔以自嘲的口吻说道。作为一名程序员,26岁的张乔年薪30万左右,在同龄人中算是高收入人群。但是996的上班模式让他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工作的高压之中。

2018年中国程序员研究报告,来源:极光调研

根据极光调研的《2018中国程序员研究报告》,在全国主要互联网公司聚集的城市,上海程序员每周工作时长达48.9小时,位居全国城市之首。高密集的工作除了占据生活的大部分时间,还对日常的社交产生了影响。

2018魔都互联网人调查,来源:100offer

同样单身的小佳和张乔都表示,2018年他们参加朋友或家庭聚会的次数不超过5次。

「一周就一天的休息时间,补觉都来不及,哪有精力出去嗨。」张乔拖长声音,语调像个饱经风霜的小老头。

为了有个伴,张乔在出租屋里养了两只猫,心甘情愿地当起了「铲屎官」。每次深夜加班回到家,打开房门,两只猫咪冲他「喵喵」叫,是他一天中感觉最温暖的时刻。

张乔正在走公司的离职流程,如果顺利将会在11月的最后一天离开。谈及离开上海后的打算,他说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把这几年缺的觉都补回来,其他的等过完年再说。」

工作和生活,似乎只能做单选题。

35岁的老秦,也在2018年结束了他的沪漂生涯,在昆山买房子安了家。虽然2018年的上海房价有小幅下跌趋势,但是老秦对于在昆山买房的决定一点也不后悔。「即使上海房价从6万跌到5万,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还是一样买不起。」

虽然家安在了昆山,但是老秦每天还是要赶去上海的公司上班。之所以选在昆山买房,最大的原因也是它离上海近。

周一到周五的早晨,老秦在昆山南站乘坐D3125次动车,经过20分钟在上海虹桥火车站下车,然后乘坐189路公交车,途径6站到达公司。

2018年中国程序员研究报告,来源:极光调研

「要是还像早些年写代码那样加班,我是绝对不敢在昆山买房的。」老秦已经晋升到公司的管理层,只需要把控产品框架,不用再没日没夜地码代码。

因为跨城上班,老秦周一到周五只能见到女儿的睡脸,只有周末的时候才能听见女儿叫一声「爸爸」。

老秦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等公司上市,把手里的期权拿出来套现。等到那时候,他基本上就能实现财务自由,女儿的将来也就多了一些保障。

「我打算40岁就辞职回家,每天钓鱼养花,那才是真正的生活。」老秦盯着桌子上一盆装饰用的塑料野菊花,脸上写满了对于退休生活的憧憬。

4、留下,是选择也是归宿

在100offer的随机抽样调查中,34%的互联网人确定扎根上海,30%的人计划在未来几年离开,不过也有27%的人表示没有想好。

2018年魔都互联网人调查,来源:100offer

虽然已经失业3个月,但是大禹说他从来没想过离开上海。「离开很简单,关键离开后去哪?做什么?」

「回家吗?」大禹说他清楚自己的个性,习惯了上海互联网的快节奏和秩序化,他根本不能容忍家乡的拖沓与无处不在的关系网。「在老家连去医院都要找熟人。」

「转行吗?」在互联网工作的几年,大禹早就放弃了进体制内工作的打算。「要我每天一板一眼地工作,简直是要我的命。」而做其他工作,他又担心自己没有资源和人脉。「和大多数行业相比,互联网对关系和资源的依赖要小很多,更适合一穷二白地奋斗,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想要进入这一行。」

所以,大禹觉得「魔都互联网人」是最适合他的身份。

家辉也是「留下」的魔都互联网人中态度比较坚决的一个。虽然已经年薪35万,但是家辉却一点不敢松懈与满足。「在上海这个地方,尤其是互联网圈子里,牛人太多,年薪百万根本不是什么稀罕事。」

家辉说起自己的上司,一个他眼中的「牛人」。80后,同样来自农村,靠一己之力在上海积累了千万的身家,手里拥有几家上市公司的股权。

「人家的能力与努力确实配得上这些财富。别人都拉不下来的投资,他一出手就能搞定。有一次我和他出差,在飞机上半夜醒过来,一转头发现他还在看书。」家辉啧啧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倾佩。

见证别人的成功,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这是上海吸引家辉留下的最大原因。

2018魔都互联网人调查,来源:100offer

2018年对于互联网人是「备受煎熬」的一年,许多专业人士甚至称它为「互联网10年红利期的结束」。即使在这样的寒冬季,大多数的魔都互联网人还是选择了坚守阵地。

100offer平台2018年Q1-Q3上海互联网候选人中,跳槽后想要继续留在上海的候选人占80%,在另外的20%换城市跳槽者中,有16.3%的候选人表示有合适的机会,依然会考虑留在上海,只有3.7%的候选人表示坚决不留在上海。

Q1-Q3上海候选人跳槽情况统计,来源:100offer

对于2018「互联网寒冬」的说法,家聪有一种10年老互联网人的冷静与沉着。「说不怕是骗人的,但是能怎么办呢?如果在上海都找不到工作,其他城市的就业环境只会更差。」

但是家聪并不认同「互联网行业从2018年开始走下坡路」,恰恰相反,他觉得2018年是互联网行业走向成熟的重要阶段。而作为互联网人,如果做不到「迎风而上」,就需要在大浪淘沙中「修炼内功」。

「如果哪一天你发现这个行业比自己想得更美好,那一定是你自己变得更强大了。」家辉把这句话作为自己访谈的结语。

去了苏州的邹凯说,未来一两年自己还会考虑回上海。「不是说苏州不好,我现在的工资比之前在上海的还高,而且也不怎么加班。」不过邹凯也清楚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自己「魔都互联网人」的身份。「别人一听你是从上海过来的,第一感觉就是你能力强而且肯吃苦。」

「虽然暂时离开,但是我相信上海的互联网未来可期。之所以选择来苏州,也是因为它离上海近,方便我随时杀回去。」邹凯说到这里,语气充满了自信。

100offer 说

离开和留下没有对错,都是一种选择。大禹这样告诉我们:「2018年离开的人,或许2019年又回来了。而2018年留下的人,说不准2019年又离开了。谁知道呢?」他挠挠头。「留下和离开都不是意外,是我们越来越清楚自己要走的路在哪。

的确,没有多少人能真正预料到自己的下一年,会有怎样的际遇。不论是寒风还是暖阳,魔都互联网人的2018年都将过去,新的一年终究要来了,让我们满怀期待地迎接它吧。

//文、图:梅梅

彩蛋:上海热招互联网机会

无论你是选择与上海告别,还是继续坚守,100offer 都有优质的互联网工作机会,为你的选择再添加一个理由。

目前,今日头条、蚂蚁金服、喜马拉雅、某独角兽科技咨询平台、某金融科技公司、某数据库软件公司上海当地岗位正在100offer平台热招!同样的岗位和公司,在北京、深圳、杭州、成都等多地也有旺盛需求,详见下方海报。

点击以上海报或扫描二维码,我们的职业顾问会第一时间联系你,提供一对一的工作机会推荐和求职咨询服务。

Blank
梅梅
段子手
栏目:用户故事
标签: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