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过年相亲总让互联网人破碎?
作者 雨蹊2019-01-22阅读 874

离过年还有不到 2 周时间了,优秀的共和国接班人眼下或许还在改着十万火急的 bug,或拖欠着年后即将上线 campaign 的计划书。每天身体在西二旗的工位上正襟危坐,心灵却在故乡的田野间策马奔腾。

此时,职场干货和心灵鸡汤或许难再拴住你的心猿意马。倒不如聊一个比职场烦恼更宏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又细思极恐的话题:相亲和结婚。毕竟,找到对的人,可比找一份工作难多了。

码农在婚恋市场上还是挺抢手的。我发现一个挺有意思的规律,也没搞清楚为什么。读书那会儿我们学计算机的单身率高达 80-90%,毕业工作之后没两年,大家却纷纷有了稳定的女朋友。反差特别大。

特别巧的是,最近我的几个同龄女生朋友,都通过相亲嫁给了 30 岁出头的高薪程序员,有些还是携程、美团点评的小技术 leader。从朋友圈来看,她们的婚后生活都挺自得其乐的。

大家对程序员的看法有点以偏概全了。有的女生觉得程序员没品位,情商低。有的丈母娘却觉得程序员女婿多金又老实,之前不是有个阿姨去云栖大会现场发征婚传单了么。其实程序员的那些单线条思维和安守本分的性格,和其它理工男没什么差别,无非是这几年的确互联网工资高一些,在相亲的时候会加分。

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和妹子谈谈恋爱是特别美好的事情,找到心意相投的人也不是那么难。但是工作以后的恋爱,物质基础和硬性条件就变得很重要了。

我单身有一段时间了,朋友也介绍认识过两三个女孩子,但是微信聊了一阵子都没下文了。

眼下也没那么着急相亲了,现在在准备进修研究生,希望等到 28 岁以后,读完了硕士、事业更上一层楼,物质基础比较好了,再考虑结婚的事吧。

100offer说

程序员在相亲市场上「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谜之反差,学术专家称之为「薛定谔的程序员价值」。不过,就如同薛定谔的猫可在开箱瞬间由观察者决定生死,程序员的相亲价值,也可以在这个灵魂拷问面前瞬间决定高低:你在北京五环内有房吗?年薪 50 万以上了吗?

我比较乖,虽然不太喜欢父母亲戚给我介绍对象,也只有硬着头皮答应接触一下。

为了让这个尬聊过程不至于太痛苦,我有时候会职业病爆发,用对待工作合作伙伴的沟通方式去和相亲对象聊天。

有时候恰好碰到对方也是做互联网的,我们会聊聊彼此的工作,算是共同话题。一来二去,有好几个男生都对我印象不错。

最后,依然单身的我们在团结友爱的洽谈氛围中,为彼此公司牵头达成了一次活动赞助和资源置换。

100offer说

某互联网婚恋App问卷调查数据显示,运营是互联网单身率第二高的岗位群体,仅次于程序员。其中新媒体运营更是「单身狗」重灾区,因为没几个伴侣受得了他们 7*24 都在做推送。

为什么运营和程序员这两大单身群体,性别互补,却没能内部消化一下?至今仍是互联网行业第二大未解之谜。(第一是产品经理的需求什么时候才算改完)

你问我找个女朋友还是养只猫好?当然是养只猫。我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家里多一只猫不会不适应,但多一个人可能就不行。因为猫不会干预你。

虽然我也喜欢狗,但狗太容易拆家,又要花时间遛,工作太忙了,实在没条件养。猫和我的性格还是挺像的,都比较懒,比较独立,爱睡觉。

我身边越来越多的同事和朋友家里都开始养宠物了。相亲的时候,我也遇到过介意我养猫的女生。她倒未必是讨厌猫,只是有点害怕。但对于不能接受我养猫的女生,也就很难往下谈感情了,除非你真的长得美若天仙。毕竟养了猫就要对它负责,那句话怎么说的?「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嘛。

100offer说

尽管空巢互联网青年们常常自嘲「累得像条狗」,但其实家中的「毛孩子」比他们活的潇洒得多。空巢青年是一人独居,两眼惺忪,三餐外卖,四季淘宝,五谷不分;但他们的猫,是左手进口猫罐头,右手红点奖猫砂盆,不小心去一次医院,就烧掉主人一个月房租钱。

养宠物的空巢互联网青年,就像离异后独自抚养孩子的单亲妈妈,相亲时也会加倍留意另一半对养宠物的看法。

最近几次相亲都不太顺利,让我有种想放弃治疗的感觉。

职场的那套鄙视链,在相亲时也一样会被摆到台面上,而且更赤裸裸。

印象最深刻就是一个在汽车外企工作的小哥。得知我在互联网,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听说互联网公司加班都很严重。」

我向他解释了,我早 10 晚 7,不怎么加班,在互联网公司里算是作息很不错的了。但他还是有些惊讶,说他们是早 9 晚 5,有时候 4 点多就差不多可以撤了。「你 7 点下班到家还能做啥?」

后来小哥又问我未来是否有出国的打算。我翻过他的朋友圈,不是丰富的夜生活就是出国旅游打卡。再低头想想自己忙了一整年的「零旅游」生活,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最后我默默退出聊天窗口,刷了半小时抖音,才平静下来。

100offer说

在外企人的眼里,互联网是拿命换钱,不懂 work-life balance,毫无章法;在互联网人看来,外企思维陈腐、混吃等死、自恃清高,迟早被互联网碾压。互处鄙视链两端的人,从相亲一开始就猜中了故事的结局。


元旦前的某天,我正斗志昂扬地在工作群里和开发进行友好的需求沟(si)通(bi)。思绪突然被妈妈发来的一条微信打断了:「前两天的那个小伙子,你们最近还联系吗?」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她今年给我介绍的第几个相亲对象了。妈妈催我相亲的口头禅是:「在你这个年纪,我都已经把你生下来了!」

我回她:「妈,年前工作还是有点忙,晚点我再和他聊。」

手机屏幕上,断断续续地出现了良久的「对方正在输入…」,终于一行信息小心翼翼地浮现了出来:

「宝贝,你是同性恋吗?其实你可以告诉妈妈的哦。」

100offer说

互联网人的孤独有多骄傲?不堪一击好不好。

现在的年轻人太过生猛。多闪的 93 年产品负责人徐璐冉,在产品发布会上都敢直接管微信的张小龙叫「叔」了,不服老不行啊。

我今年正好 30 岁。和身边很多同龄人聊过,大家对 35 岁以后的职业发展或多或少都有过担忧,尤其是程序员这一行。

相亲市场就更加残酷了,年龄是一个明码标价的硬指标,30 岁就像一条生死线。我有个姐姐在老家,32 岁了还没有男朋友,前几年说媒的人挤破了门槛,现在慢慢地介绍过来的男人没有前几年优质了。

其实,并不是只有女生在 30 岁以后会被另眼看待。我听过一个职业红娘的说法:二十几岁的男生,年薪 25 万到 30 万大家觉得可以接受,可一旦是 30 岁以上的男生,女方会觉得 40 万也很一般。即便年薪 50 万,没房没车也不行。特别现实。

100offer说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创业,关于爱情,关于30岁以后的蜜月旅行。如今我们深夜加班,键盘敲得噼里啪啦,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我们总拿「先立业后成家」麻痹自己,等一晃到了30 岁,业是立了,却发现「成家」的门槛也跟着水涨船高。

我和现在的女朋友已经在筹备结婚了。我俩是去年回山东老家相亲认识的,她在本地工作。

我女朋友的性格各方面都和我很合拍。但是在后续交往中,她也时不时会催我:什么时候才能回老家发展?其实我并不是非要留在上海,但一个人在外久了,再回小县城实在是很不习惯,也不知道回去能做什么。

我们那儿的习俗是婚前必须置办好房子。我本想在杭州买房,但房价太高了,负担不起。最后,我们和家人商量下来,选择去青岛买了一套婚房,把我的户口也迁回去了。

先把房子买了,以后住不住再说吧。如果房价降下来了,结婚以后可以再置换新房。如果置换不起就算了。

上海的落户政策太严了,所以我也会考虑离开上海。但是青岛也基本没什么合适的工作机会……哎,要么就是考公务员了。

100offer说

据零点指标统计,54.5% 的男性和 57.7% 的女性在选择伴侣时都倾向于本省老乡。毕竟共同的方言、共同的梗,共同的饮食习惯,会迅速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

然而,背井离乡是互联网人的常态。相亲谈的不仅仅是爱情,有时更牵扯到未来的定居城市和异地跳槽问题。

说到底,相亲只是第一步,想用心经营生活的人,就要有面对千万种烦恼的勇气。

「每逢佳节被逼婚」是城市空巢互联网青年的保留节目,也像是一次办公室停电或断网,勒令我们停下手头工作,让平日被快节奏驱赶的疲惫身躯暂时卸下防备和斗志,开始思考一些关乎人性和生活本身的琐碎议题。

尽管过年相亲带有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总让互联网人感到有些「破碎」和哭笑不得,但面对陌生人时的内心忐忑和好奇,以及来自亲朋好友不加掩饰的关切,也是一道人间烟火的暖色调。它让我们嬉笑怒骂着,继续与我们的倒霉生活和平共处,并从中汲取面对新一年的期待和力量。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图、文//雨蹊

De146dbdf86642dc87996f044a117a491516680113 80x80
雨蹊
100offer码字人,互联网八卦爱好者
标签: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