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就像谈恋爱,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作者 梅梅2019-02-25阅读 916

果工作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恋爱,那么在这个时代,从一而终的概率太低。跳槽成了每个职场人的必修课程。

从春节假期归来的职场人,在传统的跳槽高峰来临前,整个2月份都陷入一种叫「跳槽纠结症」的病症之中。跳还是不跳,这终究成了一个问题。

为了窥探这个问题,100offer通过发放随机问卷,了解了300位互联网职场人2019年的跳槽心态,并对其中的10位进行了采访。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新一代互联网人的职场特性,更是互联网发展「拐点」的行业缩影。

1.不是我太「花」,是现任「穷」还「渣」

「这场跳槽,从我进公司的第三天就开始酝酿了。」小青是一家互联网旅游公司的产品运营,去年7月份刚从学校毕业,迄今工作时间不满8个月。

在100offer关于「2019年是否有跳槽计划」的调查选项中,66%被调查者选择了「有」,19%的人「没想好」,只有15%的人表示暂时没有跳槽的打算。

2019年互联网人跳槽心态调查,来源:100offer

领英《2018中国人才招聘趋势报告》显示,2018年互联网人的平均在职时长仅为1.47年。而另一份《第一份工作趋势洞察》报告则指出,90后第一份工作的在职时间平均为19个月,而95后更是平均7个月就选择离职。具体到互联网行业,这两个数字恐怕还得大打折扣。

第一份工作趋势洞察,来源:领英

面对外界「不靠谱、没责任心」的批评指责,以小青为代表的年轻互联网人表示这个「锅」,他们不背。

「没有哪个员工是抱着离职的想法去入职的,就好比没有哪对情侣是抱着分手的想法去谈恋爱的。离职和分手一样,都是被逼无奈。」小青如此说道。

「因为是第一份工作,我主要还是想要提升自己的能力。至于薪水,我想着一开始能够养活自己就成,之后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肯定能够得到升职加薪的机会。」抱着这样的想法,小青在面试时没有过多地和公司纠缠薪水的问题,以一个「物美价廉」的薪资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小青负责的是公司新上线的一款旅游内容分享APP的产品运营,整个项目组就她、一个技术和项目经理三个人。

「经理负责监督,技术只管修BUG,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我。说是产品运营,其实跟打杂差不多。刚开始我还安慰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锻炼,后来发现这种理由真的只能骗骗小孩子。」

公司一不给人手二不给预算,对注册量的要求却与日俱增,这也成了考核小青工作成绩的唯一指标。为了完成KPI,小青厚着脸皮发动所有认识的人来APP注册。「毫不夸张地说,真的是连邻居表舅家的二狗子都没放过。」即便这样,小青每个月的KPI依然不达标,绩效奖金一扣,剩下的工资只够交房租。

「我觉得我跳槽是因为钱,可又觉得不是。」小青说。

2019年互联网人跳槽心态调查,来源:100offer

马云说:一个员工要跳槽,不是薪资不满意,就是干得不开心。100offer的问卷调研也验证了这一点。在「2019年想要跳槽的主要原因」选项中,79%的人选择了「个人发展」,69%的人选择了「薪资」,是占比最高的两个原因。

「如果公司没有钱但是工作前景好、老板同事相处融洽,员工还能落个穷开心。如果公司干啥啥不行但薪水第一名,那么员工至少荷包富足。但是如果公司穷还渣,凭什么要求员工忠贞不移呢?」已经有过两次跳槽经历的程序员天恩,早在年前就开始筹划他的第三次离职了。

「跳槽就像怀孕,谁不是在肚子里憋了10个月,才会走出最后那一步。」

不同于前两次的慌乱,准备第三次跳槽的天恩表现更多的是纠结。

「我这次跳槽的原因很简单,现在的公司已经给不到我更多的发展空间了。再直白点说,我很难在这家公司升职了。」已经是资深工程师的天恩,下一步的职业规划是往管理岗转型,但是在2018年年初和老板的长谈中,老板明确表示公司管理层的岗位近几年很难有空缺。

「其实一开始是没打算离职的。但是近10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反复问自己

:一辈子就这样了?不再试一试了?最终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很多人都说跳槽无非是从一个坑跳进另一个坑。但是没有前者的「穷」和「渣」,哪有后者「短暂的美好」。

2.追求真爱太奢侈,守住面包最实际

「别瞎折腾了,2019年保住饭碗就不错了,别要求太高。」在知乎、脉脉上关于2019年跳槽的话题下,这样的言论占据了舆论主流。

「劝和不劝离」,在2019年的职场上比婚恋场上更为通行。

这样的言论显然严重影响了2019年互联网跳槽者的心态。63%的预备跳槽者表示,与往年相比,今年的跳槽焦虑症更为严重。在采访者中,甚至有超过一半的人因为纠结跳槽问题,而产生失眠现象。

2019年互联网人跳槽心态调查,来源:100offer

「本来想好年后就辞职,但是三天两头听到这个公司裁员,那个公司缩招的消息,我已经没有离职的勇气了。」纠结了三个月后,李力最终放弃了2019年离职的打算。

说起跳槽的理由,李力能够一口气说出十个:公司薪资倒挂、连续两年没有年终奖、老板任人唯亲、同事之间互相甩锅,公司业绩江河日下。但是不跳槽的理由只需要一个:比起真爱,面包才更为实际。

与李力相同,74%的互联网跳槽者在2019年最担心的事情是「整体行情不好」,57%的人担心「工作机会减少」,50%的人担心「薪资上涨幅度受限」,只有9%的人表示「信心满满」。

2019年互联网人跳槽心态调查,来源:100offer

「我是真怕没捡着西瓜,反而丢了芝麻。」经过3年的职场历练,张全本打算今年全力冲刺BAT等大公司的技术岗位。但是眼看身边已经有3个被大公司裁员的朋友,张全又开始犹豫了。

「虽然我对自己的技术能力有信心,但是现在的大厂也不是安全地带。我一个朋友入职一家大公司不到三个月,整组被裁,因为还在试用期,连赔偿金都没拿到。」张全经历过好几次大的人事动荡和架构调整。之所以想跳槽去大公司,除了想在技术能力方面得到提高,也想要一个「岁月静好」的工作环境。而在这个多事之秋,这显然成了一种奢望。

2019年互联网人跳槽心态调查,来源:100offer

每年过年前后,大批的人会选择裸辞,比如刘庆。「我之前两次跳槽都是年前裸辞,趁着过年的时候四处旅行一段时间,等年后再全力找工作。裸辞的好处是面试时间方便,不用费劲地一次次和老板请假。而且还能够在下一份工作入职前获得一段休息时间。」不过今年刘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选择裸辞。「今年敢裸辞的要么是大佬,要么就是不怕死的。」刘庆调侃道。

100offer通过调研也发现,今年只有16%的被采访者表示会裸辞,67%的人则表现出了坚决不裸辞的态度。

衣食无忧的时候追求真爱,那叫勇气;节衣缩食的时候守住面包,那叫实际。

3.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是陈奕迅的歌曲《红玫瑰》中的一句歌词,隐喻的是爱情里的得失。这句话放在职场上也同样适用。

「大家都知道2019年最稳妥的过法是不跳槽不买房不生娃。道理都懂,就是说服不了自己。」姜飞这么形容自己的跳槽心态。作为程序员的姜飞一直做的是前端,但是从去年开始他就谋划着往AI算法方向转型。「周围的人都说我太冒险,别人跳槽都不敢跳,我却还想着转型。」为了降低风险,姜飞也曾试过和老板提过内部调岗的事情。但是姜飞所在的公司涉及的AI业务本来就少,部门零星的几个技术人员都是临时转岗过去的。姜飞调过去半个月,什么都没学到,最后只能又申请回了原部门。

「如果想得到真正的转型,我唯一的出路就是跳槽。」心中拿定了主意,姜飞不再和周围的人讨论跳槽的事情。即使是家人,他也打算跳槽成功后再通知他们。

2019年互联网人跳槽心态调查,来源:100offer

「说到底,跳槽这件事归根结底是自己的事,不应该受到太多外界的影响。」抱着「自己的槽自己跳」的互联网人不止姜飞一个。根据100offer的调研,49%的互联网人在跳槽这件事上倾向于自己拿主意,28%的人选择和家人商量,15%的人会与朋友商量,8%的人会向专业人士咨询。

如果姜飞跳槽是因为「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那么董鹏跳槽则是因为「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已经是一名架构师的他,目前手里有一家创业公司CTO的offer。

虽然还没下定决心,但是董鹏更倾向于跳槽到创业公司。「所有的自媒体文章都在说寒冬。但是我记得从15年到现在,好像也没见过春天长什么样子。」被问及这个时间点去创业公司是否有担忧时,董鹏特别霸气地说了一句话「如果跳个槽就失业的话,我这些年真的白混了。」

这样的底气背后,是他清华大学的硕士学历和一长串金光闪闪的工作履历。

2019年互联网人跳槽心态调查,来源:100offer

阿里巴巴和今日头条等很多大公司将年终奖的发放时间放在了四月份,在一定程度上延后了黄金跳槽季。传统的「金三银四」逐渐发展为「金四银五」。但根据100offer的调查,2019年预计跳槽时间人数占比最多的时间点仍然是「金三银四」。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份预计跳槽的人数占比显著增加,甚至超过了「5月及以后」的跳槽人数占比。

「往年选在2月份跳槽的人一般不是很多,一是企业的岗位没有放开,二是刚过完年回来很多人的工作来不及交接。今年2月份跳槽人数增高的原因是年前大批被裁员的互联网人早早涌进了市场。」100offer资深猎头Ellen如此分析今年「求职早春」的现象。

在我们访问的10位互联网人中,刘南是唯一不在职的。本来在上市互联网公司的他,因为公司年底业务调整,在过年前一周被裁员了。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总觉得裁员是小公司才会发生的事情。」虽然拿了赔偿金,但是失业的痛苦与惶恐让他这个春节过得备受煎熬。「我没和家里面人说我失业的事情。家里的亲戚都夸我在大公司工作有出息,我虽然脸上挂着笑,但是心里却堵得想哭。」

熬过了春节七天假期,刘南迫不及待地返回上海,马不停蹄地开始投递简历。「这几天也有几家公司给我打过电话,但都是一些初级岗位。我知道凭上家公司的经历我不难找到一份工作,但就怕不是自己理想的。」虽然心里很着急,但是刘南目前还不想将就。不过他也在心中给自己设了一个Deadline,到时候无论offer好坏,他也会先挑一个去上班。

设立Deadline容易,但是大多数想要跳槽的人却很难压抑住自己那颗「骚动的心」。在「如果跳槽旺季没有跳槽成功,是否还会继续」的调研选项中,76%的人表示会继续寻找,只有24%的会放弃今年跳槽。由此可见,大多数人的跳槽并非是「跳槽旺季」的一时冲动,而是一份蛰伏已久的蠢蠢欲动。

019年互联网人跳槽心态调查,来源:100offer

「我们从来不鼓励任性跳槽,但该跳还得跳。」谈起跳槽和市场环境的关系,100offer职业顾问Yelena这样解释道。「很多人都在说寒冬,但那主要是老板该考虑的事情。对于大多数的普通职场人,能不能拿到一个好offer,其实未必和寒冬有多大关系。」Yelena列举了她的一个候选人案例。那位候选人接连面试几家大厂被拒,他将原因归结为「就业环境不好,大厂招聘名额变少,面试难度变大。」然而他的一位下属女同事却几乎在同一时间跳槽进了BAT,而且岗位还是按照她的要求从数据转型到了前端。

换句话说,2019年的互联网公司不是不招人,只是要招更好的人。这个时候最有助于跳槽者认清自己的真实价值。

上文提到的架构师董鹏,这几年作为面试官也见过不少的求职者。「太多的互联网人错把行业的繁荣当成自己的能力,一旦离了行业和平台就变得一无是处。」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空有骚动的心,却没有被偏爱的资本」,这恐怕才是2019年大多数跳槽者惶恐不安的真实原因。

对此,100offer有话要说:

1、跳槽不是大事,也不是小事,在做好准备之前,请压抑住一走了之的冲动;

2、一份工作最消磨人的不是时间,而是勇气,任何时候也不要丧失离开的勇气;

3、面包和真爱不是单选题,成功的跳槽者可以二者兼得;

4、焦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跳槽本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尽力了就好;

5、别再只盯着大厂了,这年头不管大厂小厂,现金流管够的才是好厂;

6、如果跳槽太难,在现在的岗位上潜心修炼也是捷径;

7、谈恋爱三心二意是花心,跳槽多手准备是用心,别太专情;

8、找不到合适的就慢慢找,没必要从一份将就的工作再跳槽去另一份;

9、忘了上面的建议,问一问自己的内心。人生太短,别活得太憋屈。

最后,祝2019年正在跳槽和即将跳槽的各位好运!

Blank
梅梅
段子手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