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的2019年「春潮」:谁迎风逐浪,谁黯然退潮?
作者 梅梅2019-03-26阅读 997

用一个词来形容过去一年的中国互联网,大概就是「波涛汹涌」。短短时间内,中国互联网产业格局已经悄然发生改变。在 2019 年的金三银四求职季,100offer 结合平台求职案例,带领大家回顾一下 2018 年至今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变迁,希望为大家的求职带来些许帮助。


1、大厂的中年危机,猝不及防一口「凉」

代表公司:网易

与传统行业相比,互联网向来是「年轻」与「不安分」的代名词。但是在互联网界,也有一些公司因为人员流动率低、工作节奏慢被誉为互联网里的「国企」。网易、新浪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尤其是网易,「一入猪场胖十斤」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拿着 BAT 的高薪,却有着国企的温馨,一度是很多互联网人的梦工场。纵观 100offer 这些年网易出身的求职者,很多人离开是因为「在网易过得太好,害怕自己堕落」。这样的离职理由也是让所有互联网人羡慕嫉妒恨。

除了离职率低,网易离职员工「二进宫」的比率也比其他互联网公司高。和很多互联网公司员工二次入职保持的警惕性不同,网易一向对自家的离职员工抱着宽容和欢迎的态度。这导致很多网易的老员工在离职之后,很难适应外界互联网的蛮荒。

「猪场厂长」丁磊在 2019 年似乎铁了心要来一次「内部大清洗」。网易严选、音乐、教育、研究院,包括一些职能部门,纷纷被加入到裁员的大军中。习惯了圈养生活的网易员工,猝不及防在春节前后喝了一大口「凉白开」。

其实,网易的这次「杀猪行动」蓄谋已久,因为在丁磊的哲学中有一个重要的观点:不赚钱就是亏损,投入两年,效果不好就撤掉。而纵观这次裁员的部门和产品线,正是网易长期亏钱的部门。

虽然被裁员的员工有点措手不及,但是顶着网易大厂的光环,这些员工寻觅下一份工作并没有太大的困难,薪资也能实现较大的涨幅。不过也存在一些员工能力与资历不符的情况,这些员工大多长期沉溺于大厂的安逸与宽容,技术长期止步不前,求职时很容易受到面试官的质疑。

除了被辞退的员工,很多在职的网易员工也在寻求跳槽的机会,100offer 平台甚至还出现裸辞求职的网易员工。他们虽然在裁员风波中幸免于难,但是情绪和工作都受到了裁员的重大影响。「看着同事一个接一个地走,自己难免会很焦虑,总是想着会不会下一个走的就是自己。而且大量的裁员导致交接工作一团混乱,很多项目进行到一半只能搁置。」一位网易的在职员工这样倾诉道。

相比突如其来的裁员,也许因为裁员带来的人心惶恐才是网易目前最大的障碍。毕竟那些年飞在天上的猪,现在真的要落到地下了。

2、公司在收购中重生,员工在整合中离场

代表公司:秒拍 摩拜

创业公司被互联网巨头收购,对于大多数创始人来讲是件好事。摩拜卖身美团之初 ,一篇《摩拜创始人套现 15 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刷爆朋友圈。虽然文章有博眼球的嫌疑,但是创业公司老板收购案中获得巨大的收益却是不争的事实。

退一步说,被收购对于创业公司也绝不是最坏的结局。因为大部分创业公司前期很难盈利,如果不投靠巨头,很难存活。即使苟延残喘,也失去了竞争的底气与能力。

巨头收购创业公司,并不意味着会接纳原来公司的所有老员工。100offer 平台近几个月有不少受公司被收购影响的求职者,其中以秒拍和摩拜两家公司比较典型。

2018 年 11 月 28 日,新浪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新浪微博 CEO 王高飞确认微博收购一下科技旗下的一直播,并将两款产品进行融合。其实早在 10 月 13 日,传闻就表示一直播并入微博,并且一直播的工作人员全部搬入微博所在的新浪大厦。

受到收购的影响,秒拍的母公司一下科技内部进行了一次疯狂的裁员,裁员比例高达 50%。与此同时,招人活动也同步进行,上演了一场彻底的「大换血」。

「公司的资金链早就出了问题,被微博收购也许是公司活下去的唯一办法。但是一朝君子一朝臣,新公司肯定是不会信任我们这些老员工的。」一位被辞退的一下科技程序员这样说道。

除了「不被信任」,「职能重合」也是很多被收购公司员工被辞退的重要原因。摩拜在 12 月份进行的「人员优化」中,被辞退的大部分员工都与美团有业务重叠,涉及部门包括市场、财务、技术等,幅度在 20%-30% 左右。

作为一名被摩拜裁员的程序员,张天表示自己并不感觉失落。因为在摩拜被美团收购的那一刻,他就预感到了这一天的到来。「美团收购摩拜原本是打算弥补自己业务短板,但是这两家从结构到企业文化有很大的不同。摩拜给不了美团想要的东西,被优化整合是迟早的事情。」

美团公布的 IPO 招股书显示,自收购摩拜以来,摩拜净亏损为 4.07 亿元。如果说上市前的美团对于摩拜还有丝许宽容的话,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的美团早就失去了对摩拜的耐心。或许美团后悔的是,没有更早地进行这波裁员吧。

不过后悔的不仅仅是美团。「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在公司被收购的时候离职,因为从那时起摩拜就不再是从前的摩拜了。」摩拜的一位老员工这样说。

3、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代表公司:人人车 便利蜂

如果说起这两年不差钱的明星互联网公司,人人车与便利蜂是不得不提的两个名字。「左手融资,右手烧钱」是这两家一路疯狂扩张的共同特征。

人人车从 2014 年成立起,短短 4 年间就完成了 6 轮融资,总计 8 亿美元,投资机构不乏腾讯、高盛集团(中国)、滴滴出行、顺为资本等大佬。但是融资再快,也赶不上它烧钱的速度。2018 年以来,人人车还没有一个业务能实现盈利,在这种情况下融资额度又无法满足公司的实际需要,导致资金链数次吃紧。

花钱同样「大手大脚」的还有便利蜂。除了在短时间内疯狂开了 600 多家线下门店,便利蜂还兼做了无人货架和共享单车的生意。三个项目同时进行,投入的资本数额令人咂舌。

与 ofo 相似,人人车和便利蜂在人才的招聘与挖角方面都「财大气粗」。尤其作为互联网公司,对于技术人才的渴求更是旺盛。根据 100offer 平台对于两家公司技术人才的薪酬统计,两家公司在鼎盛时期开出的薪酬均远高于市场价格,完全可以媲美 BAT 等大厂。

不过,当初的风光在 2019 年春节前后全部演变成了一种荒唐。两家相继爆出经济危机、大批量裁员的消息。巧合的是,两家的裁员手段都「变相」得让人啼笑皆非。人人车「合伙人裁员」和便利蜂的「高数裁人」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说裁员,只说是制度改革和人员考核,这样的说辞无非是在拼命护住企业的最后一层蒙羞布。

作为在公司鼎盛时期被挖角到便利蜂的程序员周宇,现在回想起当初的选择有点后悔。「明星公司现在越来越不是一个褒义词。公司真就像一个明星,时刻站在镁光灯下,不知不觉就有了偶像包袱。为了维持光鲜亮丽的假象,公司很多时候只能自欺欺人。」

在他看来,即便公司现状如此,但是老板们似乎并不愿意承认问题。「老板们总是在强调公司没有任何问题,反而会越来越好。但是这句话就像一个早已过气的明星一直和别人说自己有多红。」

从人人车辞职的程序员刘柱表示自己下一份工作再也不会选择所谓的明星企业。「进明星创业公司工作就像是坐过山车,心脏不好根本玩不起。」

4、公司天南海北搬家,却要员工誓死追随

代表公司:趣店 新浪理财

从 2018 年下半年至今,100offer 平台有一批求职者,他们的离职理由既非公司倒闭,也非自身主观意愿,而是公司搬家了。

互联网公司搬家本来不是什么稀奇事,从小区搬 CBD,或者从城东搬到城西。员工无非是上班多搭乘几站地铁或者换个出租屋。但是当公司换城市搬家,尤其是横跨版图的搬家,对于员工就不单单是换个房子那么简单的事了。

2018 年 11 月因为强制北京出差员工留在厦门的趣店,引发了一波因为公司搬家而离职的风潮。涉及的 200 多名员工被告知如果不跟随公司搬迁到厦门,只能自动离职。这场搬迁被戏称为「现代版的北魏孝文帝迁都」。有网友表示,现金贷公司狠起来,连自己人都坑。

2018 年搬家的互联网公司绝非趣店一家。小米南下武汉,鼓励原北京的员工转岗到南京武汉。早年被苏宁收购的 PPTV 要求所有员工迁往南京苏宁总部。新浪旗下的财经业务团队也由北京迁往上海。

这些互联网公司搬家的理由虽然各不相同,但是核心目的都是一样的:省钱,尽可能地省钱。趣店和小米是看中了二线城市的优惠政策,PPTV 是为了节约场地与管理费用,而新浪财经则是为了在地理上更接近上海这个金融中心,减少业务费用。

不过公司搬家省钱的同时,员工付出的却是金钱与精力的双重损失。一位因为公司搬家而离职的候选人这样告诉 100offer:「公司搬家只是换个地方继续做生意,但是员工舍弃的却是多年的朋友圈、几年十几年的生活习惯甚至包括爱情与亲情。这些损失都是无法估量的。公司也许只有工作,但是员工除了工作,还有实实在在的生活。」

即使员工跟随公司搬迁,承担的风险也是不可预估的。首先在薪资上,搬迁到二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很可能会对标当地的薪资水准,下调员工的薪资。其次,员工万一以后离职,很容易陷入「二线城市没有坑,一线城市回不去」进退两难的境地。即使不离职,员工也很难再有北上广那种「一不开心就潇洒转身」的自信与勇气,在与公司的博弈关系中逐渐失去话语权。

而且,如果说这些公司的搬家只是纯粹为了支援二线城市的互联网产业,和自身的经营状况没半毛钱关系,这话你敢相信吗?


后浪推前浪,这些公司还在浪尖

1、大厂代表:字节跳动、阿里巴巴

虽然从 2018 年以来,大厂裁员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但是字节跳动和阿里巴巴这两家却丝毫未见风吹草动。

虽然年前因为业务盘点传出缩招的消息,但是阿里巴巴 CEO 张勇在 2 月份明确表示不会裁员,会继续开放招聘。从 100offer 平台的招聘岗位来看,阿里巴巴及其旗下公司的招聘岗位稳居前列。不过与以往相比,阿里巴巴今年的招聘要求明显更为严格,所需人才集中于中高端,很少再涉及初级人才的招聘。

随着字节跳动跻身一流互联网大厂的行列,它的分公司与研发中心在世界角落遍地开花,对于人才的需要也越来越急迫。2018 年字节跳动的招聘可以用「海纳百川」来形容。在 2019 年春季招聘中,光是校招和实习岗位就有 2000 个,社招岗位更是不设上限。作为一家年轻化的独角兽公司,字节跳动很重视年轻人才的招徕和培养。潮流加上娱乐的元素也让它自带光环,成为年轻人向往的企业。

2、To B 新宠:地平线、云从科技

2018 年中国互联网进入下半场, 端红利消退,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逐渐成熟并进入企业商用阶段,互联网巨头纷纷加速布局 B 端产业。

除了自带光环的阿里云、蚂蚁金服、商汤科技等名企,地平线、云从科技、美菜网等 To B 新贵也得到了资本的宠爱和市场的认可。由于目前市场上的人才大多集中于 To C 企业,To B 企业的人才需求远远不能够得到满足。对于一直从事 To B 产业的人才而言,To B 的快速发展有助于他们的职业生涯获得更长远的发展。而对于 To C 人才来说,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寻求转变与发展的契机。

企业服务领域独角兽,来源:企服行业头条


3、新风口: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养老


在过去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十几年间,我们不断迎来新的风口,也不断有旧的风口逝去。在 2018 年之后,互联网似乎开始回归技术的本质:为人类创造更好的生活。经过了前些年过分喧闹的娱乐互联网时代,人们逐渐意识到用技术改善生活质量的重要性。互联网与 AI 技术对医疗、养老、教育等领域的渗透逐渐加深,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养老成为朝阳产业,不断有新人进入这些兼具商业性与公益性的行业。

「虽然都是工作,但让人有一种奉献的快乐,这是其他互联网行业没有的体验。因为我觉得我在做一件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情。」一位在互联网医疗行业工作的程序员这样说。他们公司正在研制一款 AI 医疗系统,可以远程帮助偏远地区的人们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也许互联网行业就是如此。不管是前浪还是后浪,只有真正有价值的浪花才值得永远留在大海,被世界铭记。

Blank
梅梅
段子手
评论
0条评论